深夜app无限次观看

深夜app无限次观看

嗤嗤嗤!

一记记炽热的手刀幻化火焰刀气朝着四周激发而去。

四魔印的域外天魔根本不是姜空的对手,在炽热的刀气之下直接焚为虚无散去。

姜空眉心之处的破灭星印也是越发的明显起来,开始散发出一层层涌动的星芒。

也不知道击杀了多少四魔印的域外天魔之后,血月之下的林中顿时发出了一道尖锐的叫声。

只见到一道黑影从密林的远处疾驰而过,直接朝着姜空扑杀过来。

姜空顿时眉头一皱,这一只域外天魔似乎比四魔印的域外天魔更强!

他没有惊慌,就算是再强也强不到哪里去。

其手中火焰捏起,直接拉长化为了两道交叉的炽热赤红色刀芒在掌心浮动。

面对着五魔印的域外天魔,他直接凌空一击砸下。

十字刀气一路破空,朝着域外天魔杀去,于此同时姜空一只手捏拳,拳锋上面业火腾腾。

八九天脉之中爆发出来的玄火之力极为暴躁,即便是融入拳锋之上,也超越了很多武学。

文艺森女气质女孩

姜空一口气砸出了密集的火拳拳网朝着眼前的五魔印域外天魔撕裂而下。

虚空被烧的扭曲起来,死死将五魔印的域外天魔封锁在那个角落之中。

面对着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五魔印的域外天魔此时根本毫无还手之力,身上被火焰烧的是千穿百孔!

姜空眼神坚定,而后整个人如豹子一般朝着域外天魔而去,一拳头激荡,竟是动用起来了震荡之力!

武学功法不能够动用,但是并不代表着他不能够动用力量技巧!

震荡之力之下的火拳极为的恐怖,如同一颗快要引爆的星辰。

“碎!”

伴随着他一声厉喝,火拳直接贯穿了域外天魔。

姜空整个人从它身上横穿过去,五魔印的域外天魔震碎!

大股的星芒没入他的眉心破灭星印之中,象征着过关的破灭星印隐隐欲要形成。

而这个时候,林间的最深处再度暴起一股海潮般的气浪,腾腾威压蔓延千里地界,席卷而至。

狂风大作之中,姜空顿时警惕起来。

他已经感知到了几股不次于之前五魔印的域外天魔降临。

一团团火焰从他身上腾起,八九天脉也像是变成了火炉,此时在散发出大股的热量。

熊熊炎威横裂一方,他就像是体内藏着一座活火山。

砰砰砰!

大片铁木摧折,远处的魔影终究是显现出了其该有的面容。

这是一群的域外天魔!大片都是四魔印,五魔印的更是不下于五只!

“这么多!”

姜空都有点吃惊了,而且在魔潮之后,似乎还有两个庞然大物存在!

他脚步轻盈,直接后撤开来,一只手从一边的铁木上扯断一根粗大的树枝,然后用掌心之火将树枝硬生生烧出了长刀的形状。

虽说不擅长用刀,但总比赤手空拳好。

木刀在手,姜空直接对着前方横斩开来。

一道炽热的刀气凝聚半月形态,将地面烧灼的干裂开来。

刀气直接泯灭了大片的四魔印天魔,逼退了那几个五魔印的天魔。

他踩着树干,左手再次持拳,上去与之肉身争锋。

后面几个大恐怖没有来之前,他必须要将这些东西给肃清掉,要不然一会儿对于战斗的影响将会极大。

这些东西一多,一旦他被后面几个大恐怖拖入僵局,四魔印天魔对于他来说都是致命的。

簌簌簌!

刀气纷飞,每一下都会有大量的域外天魔丧命,姜空杀魔的速度越来越快,手中木刀已经变成了火刀。

未多久,火焰之力太过于狂暴,直接将木刀烧成了焦炭碎裂。

“该死。”

姜空面色一变,这铁木果不其然无法承受住他现在暴躁的力量。

无奈之下,他只能够再次赤手空拳灭杀着一只只天魔。

大片的天魔海潮已经被他削减了一半。

远处一道乌光突然朝着他眉心激射过来。

姜空瞳孔一凝,连忙避让开来,步履矫健。

他掌心托起三道火光,一巴掌按下。

三杀玄火刀三道刀气同时破空而出,回敬远方的大恐怖。

避开乌光之后,他踩在一处的岩石上反弹回去,岩石直接被震的爆碎。

“荡天火拳!”

姜空一拳头高举,震荡之力一口气达到了六百下。

因为这一具肉身远远没有他原来的肉身强悍,所以无法承载住姜空的千下震荡之力。

火拳虚影疯狂扩大,一路以一往无前的势头碾压出一条炽热大道。

火路上所有天魔被一拳灭杀。

他瞅准了那几个五魔印的天魔一拳接一拳轰下。

最终五个五魔印天魔部死在了他的拳头之下。

而此时远处的大恐怖临近了。

姜空只手再度烧出了一把长刀握在手中。

在一侧的赤红色阵法里面,几个身影出现。

他们是飞鹰山的几个弟子,为了夺得足够的力量,提前商量好了组团在一起然后去几人打一个的争夺其他人的战果。

当他们踏入这片地界的时候,见到漫天天魔横飞,眼前一片炼狱焦土般的景象,一个个都是懵逼了。

一股狂暴的气息从他们身后涌动。

他们看见那两头堪比小山大小的魔影之际,纷纷脸色煞白。

“大……大哥,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到底是谁在这里……”

“跑啊!”

几个人扭头要再次冲入红色阵法。

轰!

一道乌光直接送他们出局。

砰砰砰!

几道爆鸣声响起,平台上几人吐血倒飞出去,眼中写满了忌惮之色。

“怪物!怪物啊!”

“怎么会有人引发如此可怕的魔潮!”

他们几个人现在都脸色苍白的像是纸一样。

几个大势力之主很快注意到了他们。

长孙祭海摸摸胡子,轻笑道:

“呵呵,肯定是想要去窃取别人的成果,没想到遇到狠茬子了。

该不会是至尊天魔出现了吧?”

“到底是哪个小子引发了至尊天魔?”

“我看是我家祭海啊!我家祭海的实力还是在这能够排的上前五的!”

“也有可能是那个云往雪!”

“我猜是古剑王!”

……

血月之下,姜空已经将大量天魔屠杀殆尽,远处的两大至尊天魔也是已经到来。

“来吧!”